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贾跃亭卷土重来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
发布时间:2021-07-0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6月25日,贾跃亭创立的新能源车企法拉第未来宣布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批准了PSAC与法拉第未来的合并计划。

  合并后,公司将更名为法拉第未来公司(Faraday Future Inc。简称FF),将在7月21日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估值约为34亿美元。

  据了解,此次合并完成后,假设没有公证人行使其赎回权,FF利益攸关方将拥有213,176,594股,相当于约66.0%投票控制。

  贾跃亭的“疯狂”极具个人魅力,“为梦想窒息”,2015年乐视市值颠覆的时候曾经高达1700亿。

  但是,乐视“生态化反”的商业模式玩砸了,且由于财务造假,乐视网被迫退市摘牌,数千亿市值灰飞烟灭。

  根据之前估算,目前贾跃亭就乐视网退市就欠债20亿美元,约合122亿人民币。

  同为还债,贾跃亭和罗永浩不同,罗永浩选择全部自己抗下来,现在正带货还债,而贾跃亭则选择在美国宣布破产,保住过去套现的资产,以及摆脱在美的债务。

  在乐视网出事之前,FF就已经融资了数十亿美元,Tata Motors、恒大等都是投资人。

  2021年3月26日, FF宣布已筹集到近1亿美元的债权融资,该轮债权融资由Ares领投,Birch Lake等现有贷款方也参与了本轮融资。

  根据披露文件内容,本次合并交易也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,其中包括PSAC以信托形式持有的2.3亿美元现金(假设不赎回的条件下)。

  据了解,FF91预量产车正在全美各地进行最后阶段的产品测试,测试内容包括动力总成、续航里程以及各类气候条件下的性能表现等。

  FF第二款车型FF81的产品定义工作已完成,研发工作在推进中。FF的第三款车型FF71目标为大众市场,预计2022年开始进行设计和开发。

  也就是说,FF的第一款车仍然没有进入量产阶段,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仍然在PPT上面。

  从商业逻辑上来说,风险投资本来就是一件高风险事情,盈亏讲究的是概率。借助外部融资,实现创业公司跳跃式发展,也是金融应有之义。

  FF成功上市,FF的顺利测试等等,对于贾跃亭、债权人、投资者来说都是好事,因为项目成功之后,每个人都可以拿到应有的回报。

  万一项目进展不顺利,比如量产不及预期,销售不及预期,行业格局变化,投资者就会损失惨重。

  风险投资无论成败,项目无论盈亏,作为投资者都得承担相应的结果,这是商业规则使然。

  新能源汽车是国家重点支持的方向之一,作为起步非常早的FF不仅吸引了众多私人投资者,不少国资也非常感兴趣。

  早在2016年11月、2017年4月乐视汽车先后共斥资4.4亿元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经济开发区,拍得7块连在一起的工业用地,面积共达135.29公顷,用以建造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。

  2019年,又有消息传出,“贾跃亭造车项目或将落地呼和浩特、政府协助提供55亿元资金”。

  2020年证券时报旗下e公司就曾报道,多个地方政府正争抢FF中国落地权。给钱、给地、给政策优惠自然少不了了。

  最后突围的是珠海国资。2020年12月,FF就在珠海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“法法汽车”的公司。

  注册资本2.5亿美元,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车整车销售等,法人为贾晨涛,此人和贾跃亭具体啥关系不清楚,但他是乐视生态汽车(浙江)有限公司监事。

  据新浪科技1月27日报道,在FF的最新一轮融资中,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将向FF投资20亿元。

  一个搞砸乐视网,并且有财务造假前科的贾跃亭,能得到如此多国资的青睐,到底是为什么?

  地方政府搞风投,最出名的当属合肥,被称为“最强风投之城”、“赌城”、“霸都”等等。

  中国最牛逼的风险投资机构其实是合肥市政府,2007年,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赌面板,投了京东方,最后赚了100多亿;

  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赌半导体,投了长鑫/兆易创新,赢了,上市估计浮赢超过1000亿;

  2019年,又拿出100亿赌新能源,投蔚来,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。

  目前合肥已经集聚蔚来、江淮、国轩高科、华霆动力、巨一电机等上下游企业120余家,形成了涵盖整车、关键零部件、应用、配套的完整产业链。

  20年前,合肥还被戏称为全国最大的县城,到2020年GDP规模就已经突破了万亿大关,20年GDP翻了近26倍!

  这种成绩让其他城市非常羡慕,因为宏观经济增长下一个台阶,各城市的招商引资难度加大,竞争相当激烈,搞得非常内卷。

  在媒体“最强风投之城”的不断宣传之下,不少地方政府又开始转变思路,不再招商引资,而是直接变身风险投资人,自己下场玩游戏。

  苏州差不多有15支政府产业引导基金,母基金共引导设立子基金45支,直投基金投资企业超过100家。

  2019年开始,青岛每年都举办全球创投风投大会,青岛市共有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为387家,管理基金数量为1063支,管理基金规模为1203.4亿元。

  在6月份举办的《全球创投峰会》上,西安就提出要进一步深化“创投之都”城市标签。

  在聚光灯下,大家都只看到了合肥的成功案例,却忽略了数量更多、规模更加庞大的失败案例。

  从赛麟、博郡、拜腾等接二连三停摆的新能源车企,再到南京德科码、成都格芯、陕西坤同等搁浅的半导体企业,皆有地方政府入股,最后都一败涂地。

  最近最火的就是青岛国资投资每日优鲜,F轮融资他们花了20亿人民币,还送了产业园,结果每日优鲜上市后暴跌两天,市值只剩下20.81亿美元。

  比如,www.7054a.com,南阳“水变氢”的青年汽车项目,闹的沸沸扬扬,最后结果是骗了50亿才破产。

  1月份曝出的1300亿大骗局的“武汉弘芯半导体”项目,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也投资了百亿元配套资金。

  比合肥开始更早,纸面实力更强,但是失败的案例也很多,比如香港科技城等等。

  风险投资的属性非常特别,追求的是概率,十个项目成一个就赚了,天生就允许一定数量失败的特征。

  这种属性让风投更容易逃脱监管,很难清晰界定哪些是利益输送,哪些确实是实力不足导致的失败,比较容易滋生腐败。

  第三个原因是,风投的风险非常高,而政府投资用的是纳税人的钱,要往低风险投资上倾斜。

  如果投资,也应该投向医疗、教育等公共基础设施、社会公共服务,而非汽车、手机、互联网等市场充分竞争产业。

  如果只有一个城市下场玩,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风险尚可控。但是,如果大多数城市都下场,那么风险真的让人担忧!

  前些年积累的债务灰犀牛,www.244611.com,未来就会变成股权崩盘的灰犀牛,财富毁灭得更快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